• 政策法规
  • 多党合作
  • 民族政策
  • 宗教政策
  • 海外联谊
  • 经济政策
  • 知识分子
  • 统战理论
  • 基本理论
  • 统战历史
  • 研究动态
  • 统战辞典
  • 统战文化
  • 多党合作
  • 党派精英
  • 九三
  • 民革
  • 农工
  • 民建
  • 民盟
  • 民族宗教
  • 动态新闻
  • 上层人物
  • 本市现状
  • 民宗知识
  • 县区统战
  • 临颍县
  • 舞阳县
  • 郾城区
  • 源汇区
  • 召陵区
  • 非公经济
  • 优秀建设者
  • 明星企业
  • 企业动态
  • 企业服务
  • 当前位置:凯发k8娱乐统战网统--凯发k8娱乐战线网上家园 -> 统战理论 -> 统战事例 -> 为政篇 > 正文

    周恩来秘书说出来的那些“秘密”

    2017-04-22 22:42:47作者: 浏览:1139我要评论(0)
    字号:T|T
    艰难时事下的殚精竭虑


    有人曾问周恩来秘书纪东,毛主席和周总理还有其他领导人,平时相互往来是不是很经常、很随意,像串门、走亲戚一样?纪东说,毛主席与周总理之间的联系沟通,大体上也有这么几种方式:一是写信,书面来往,这是最主要的方式;二是通过联络员传话,这种情况也不少;三是周总理同毛主席处通电话(或写信),事先预约;四是利用陪毛主席会见外宾的机会报告请示一些事情;五是在毛主席召集会议或约见的时候。


    因为后来几年毛主席身体不太好,所以,总理见主席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么随便。1974年底,重病的周总理坐飞机到长沙向毛主席汇报四届人大人事安排,两人长谈到深夜,这是难得的,也是少有的。大家都感到非常惊讶和兴奋,两位老人家能这样促膝长谈太好了。




     

    周恩来  




    周总理那时候很艰难,在一次会议上,“四人帮”对周恩来进行了围攻。在这次会上,周恩来问人家要了一支烟。“我们知道他从不抽烟,但是他当时要了一支烟,拿在手里,最后把它揉得粉碎。”


    1970年夏的一个下午,纪东在整理周恩来的办公桌时,无意间看到一张白纸上用铅笔写的几句戏文《不公与不干(西厢记)》:“做天难做二月天,蚕要缓和参要寒。种菜哥哥要落雨,采桑娘子要晴干。”


    纪东曾在接受采访时对此解读:“总理是在无奈之下写的。二八月是最难做的,因为二月八月乱穿衣啊,冷不定,热不定,一会儿这样,一会儿那样,天气变化无常,因为正是春夏交接,或者是秋冬交接的时候。总理写出这几句诗来,可能就是一种发泄,发泄内心的痛苦和无奈。但是写完也就完了,他还得照样地去工作,去忘我,去为大局着想。”


    在纪东的记忆中,周恩来不仅与“四人帮”进行斗争,还尽力保护和鼓励其他领导干部。


    周总理和秘书们说的最后一句话



    1971年“九一三”事件后,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曾两次问纪东:“小纪,总理在林彪叛逃后曾对国务院的几位领导说,‘中央的问题还没有解决,我难啊!’总理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睛里闪着泪光。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理解?”纪东说:“还有几个人呗。”纪登奎又问:“还有什么?”纪东没有回答,只是笑了笑。纪登奎也笑了笑,说了句:“总理是不容易啊!”


    在周总理身边工作过的人,对他在工作和政治生活中,在身体和精神上的“苦”和“难”是深有体会的。


    日复一日的超负荷运转,加上不断加重的癌症,摧毁了他的健康。总理一生大风大浪,从未怕过死。他想得最多的,还是中国的发展以及在世界上的地位。


    每次做大手术前的一两天,他都要把秘书们叫到病床前,听秘书一件件汇报近期急需批阅的文件。当秘书们含着眼泪离开病房并祝他手术顺利时,他却笑着安慰秘书们:“不一定,两种可能。”这句话的意思是,如果能顺利下了手术台,还会谈工作;如果下不来,这就是诀别。


    提起8年中最难忘的记忆,纪东说,“是周总理和我们说的最后一句话”。


    1975年9月下旬开始,周恩来病情加重,再也没能离开病床。纪东回忆,周总理逝世前8天,把钱嘉东、赵茂峰等几个秘书都叫到床前,当时,周总理已经非常虚弱,但他还是从被子里伸出了右手,以示平等,然后和秘书们说了最后一句话:“你们都来了?向家里人问好。我累了。”说完又陷入了昏迷。“我在总理身边工作了8年,哪怕是连续工作二三十个小时,都没有听他说过一句累,但周总理给我们留下的最后一个字,却是‘累’。”每每谈及此,纪东都哽咽落泪。


    作为国家的总理、政治局常委和中共“十大”后党的副主席,周总理所处的特殊位置,让他集党政军日常工作于一身。在当时的情况下,他对上必须服从,对几种力量必须平衡。在不同的时期,他有时候只能在“屈就”中去抗争。为了不在斗争中“崩盘”,有时就得忍,在忍中去寻找时机。


    林彪叛逃后,“四人帮”更加猖狂,公开向总理发难。这中间,还有党内一些别有用心的人,如康生等,当面一套、背后一套,他们的狡诈和诡秘也很难防范。鉴于党和人民利益所系,斗争和大局的需要,周总理不得不巧妙、策略地周旋,有时也还不得不痛苦、违心地选择。这才是总理说不出的“苦”和“难”。




    周总理曾有过两个孩子



    周总理的早饭,永远都是一小块普通面包,上面先涂一层果酱,再涂一层黄油,由警卫员在一个自制的铁丝炉子上加热了来吃,再配一杯豆浆或者是一杯牛奶,从来没有变过,中餐也就是一荤一素加一个汤。有时候因为公务繁忙,实在饿得受不了了,就找身边的工作人员给他拿十几颗去了皮的炒花生米,垫垫肚子。有几次,邓颖超同志看着周总理这样很心疼,就在一个保温杯里放了粥,好让总理饿的时候喝,但因喝粥的声音很大,总理还不好意思喝。


    作为照顾周恩来生活起居的秘书,纪东也见证了周恩来与邓颖超的诸多感人瞬间。


    1969年9月,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逝世,周总理率代表团前往吊唁。当时,因越美战争,邓颖超对周恩来的安全十分担心。





     

    周恩来夫妇  




    周恩来从越南返程回家时,“一进门,邓大姐就急匆匆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快步上前,边走边说:‘哎呀,老头子,你可回来了!你得亲我一下,我在电视上看到你在越南亲吻了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子,你得同我拥抱,同我亲吻。’”“总理‘哈哈’地笑着,他把大姐揽到怀里,两人温柔而又有风度地紧紧拥抱在一起,总理深深地在大姐的脸上吻了一下。”


    众所周知,周恩来一生没有子女。但纪东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,周恩来有过两个孩子。“在一次全国计划生育工作情况汇报会上,总理突然和在场的几位领导说,其实他也是有过两个孩子的”。“第一个孩子因为邓颖超同志刚加入中国共产党,为了革命工作拿掉了。第二个孩子还在邓颖超同志肚子里的时候,正好赶上‘四·一二’反革命政变(1942),周总理和很多共产党员被通缉,当时邓颖超同志躲在一家医院里,刚好面临生产,但因为孩子太大,有九斤多,不好生,当时的医疗技术没有现在这么发达,孩子头出不来,医生就拿钳子夹,后来孩子头部受伤,很快就夭折了。”


    “当时周总理说的时候眼含泪花,我们听着,心里也很不是滋味。”纪东说。


    (摘自《新京报》、《你是这样的人:回忆周恩来口述实录》等) 





    [责任编辑:admin]

    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    相关阅读:

      帐  号:
     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      验 证 码:
      表  情:
      登录 (请登录发言,并遵守相关规定)

      热点推荐

        企业服务

        推广信息